咨询热线:

香港葡京赌侠彩报 > 素质教育 >

素质教育不是不要“升学率”而是不要“带血的

2019-07-05 11:47 来源: 震仪

  近日,衡水中学郗校长在北京大学招考的第二届“大学—中学”圆桌论坛上表示,外界对衡中师生的生活存在误解。

  郗校长的表态大概包含以下几点:第一,衡水中学不是“高考工厂”,更不是“地狱”,学生每天都会保证充足的八个半小时的睡眠;第二,衡水中学搞的是素质教育,是多元化教育,学校的教育模式和理念与高考改革构建多元化评价体系的方向是一致的;第三,学生不是“读书机器”,学校会安排时间给学生观看新闻,让学生做到“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第四,学校重要升学率,不过抓的是“绿色升学率”,而不是“带血的升学率”。

  多年来,衡水中学的教育模式被不少人认为是典型的“应试教育”:唯分数、机械式教学、填鸭式课堂。人们认为,衡水中学正是在这种教育模式下培养了大量高分考生,创造了其他高中无法企及的超高升学率。郗校长对这种论点进行了驳斥,强调学校对学生开展的是素质教育,是让孩子终身受益的教育,在衡水中学就读的学生,不仅受益三年,更为他们一生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他们会有更好的生活习惯、价值观和思维方式。

  衡水中学也好,其他高中也罢,都会陷入“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的争论之中,这是当下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

  客观地说,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的概念是比较模糊的,按照通常的理解,只要是把应试作为主要教育目标的教育都可以称之为应试教育;而以培养能力、支持个性发展、重视身体和心理健康、提升人的思想道德素质的教育为素质教育。应试教育偏重知识灌输;素质教育则尊重人的主体性和主动精神,注重全面发展。严格讲,素质教育不是应试教育的“反义词”,它们不是相对应的两个概念。可社会上很多人都把这两个概念相对应起来,觉得一个学校开展的教育,要么是应试教育,要么是素质教育。

  成为了两个相悖的概念,就有了妖魔化的基础。当应试教育被妖魔化后,只要有学校提出“提高升学率”的口号,就会被冠以“唯成绩”的帽子,就会被说成“只抓智育,不抓德育、体育、美育和劳动技术教育”。于是,学生道德滑坡、身体素质下降、缺乏坚定的信念、心理不够健全、视力衰退、认知能力残缺等等,都是应试教育的责任。

  更严重的是,一些人把应试教育与考试对等起来,他们反对应试教育其实就是在反对考试,他们认为没有考试的教育就是素质教育。当这种观念形成的时候,素质教育也就被妖魔化了。

  考试是评价学生的一种方式,不能以它来判断学校进行的是应试教育还是素质教育。应试教育需要考试,素质教育同样也需要考试,只是考试的内容或考察的方式有所区别。所以考试也是素质教育的一部分。

  妖魔化应试教育或妖魔化素质教育,都不可取,这种做法只会把事物带向两个极端,让问题偏离本质。

  当人们把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放在对立面上时,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误解,于是很多人认为应试教育强调“升学率”,素质教育不强调“升学率”,所以搞素质教育的学校教学成绩比不过搞应试教育的学校;所以升学率高的学校一定是搞应试教育的学校。有了这样的误解,升学率一流的衡水中学被认为对学生实施的是应试教育也就不奇怪了。

  对此,衡水中学郗校长说得很到位,他说“素质教育不能成为低分的遮羞布”,他认为高分、高升学率与素质教育没有矛盾,他还解释“素质教育不是吹拉弹唱,素质教育的主阵地在课堂上。衡中课堂上强调‘四声’——笑声、赞美声(学生之间、老师与学生之间的赞美)以及提问声等。”

  著名教育学者熊教授也对社会关于素质教育的误解做出了评论,他认为在当今社会,只要提到素质教育,就被认为是不要考试,不看学生成绩,但教育不能没有考试考核。他还提到有人认为应试教育就是素质教育,素质教育是在提高学生成绩过程中培养学生的意志和品质。一部分人将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放在对立面,一部分人将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融为一体,这说明人们对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的区别并没有达成共识。

  但我们可以这样认为,如果一所学校素质教育搞得好,不仅学生就能得到全面发展,这种发展也包括学习成绩的进步。在这样的学校,学生不仅成绩很好,而且对学习还很有兴趣,升学率一定很高。所以说,素质教育不是不要“升学率”,而是不要“带血的升学率”。

  前段时间公布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新时代推进普通高中育人方式改革的指导意见》中明确强调,着力扭转片面应试教育倾向,同时也提出了相应的措施。例如,严禁给学校下达升学指标或单纯以升学率评价及奖惩学校和教师、加快构建科学的教育评价体系等。说到底,要想改变这种风气,实现应试教育到素质教育的转变,唯有改变评价体系,建立多元化评价体系。

  在高考指挥棒下,高中教学有些变了味,被列入高考的科目是“主科”,没有被列入高考的科目为“副科”。学生、老师和学校对“主科”很重视,“副科”则成为了可有可无的存在。

  前段时间,某高二学生在社交媒体上吐槽“主科老师以课时不足为由向副科老师‘借课’,结果一个学期只上了五节信息技术课”。这位学生的遭遇比较普遍,尤其在农村高中,像信息技术(浙江等将信息技术列入高考的省份除外)这些不被列入高考的科目经常被占用。

  当然,我们不是否定高考制度。高考是如今最重要的选拔人才方式,一批批普通人通过高考实现了“阶层跳跃”,如果没有高考,寒门便没有了上升的渠道。因此,社会对高考的评价大多是正面的。不过,正面不代表完美,有些东西还需要一步步去完善。

  新高考将采取的“两依据,一参考”(依据统一高考成绩和高中学业水平等级考试成绩,参考综合素质评价)招考录取模式就是在这种形势下应运而生。依据这个全新的高招录取模式,大学招生将会综合考量学生的高考成绩、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和综合素质评价数据。评价趋向多元化,“主科”、“副科”间的差距逐渐缩小,学生、老师和家长都将更加注重综合素质的培养。以全面教育为目标的素质教育因此可以稳步推进。

  倘若没有建立很好地多元化评价体系,素质教育的推进就是空话,最终还是在“为考试而学习”的老路上徘徊。

  知识经济时代,需要越来越多具有创新能力的人才,只有全面推进素质教育,打造大批一流人才,才可以提升发展质量,为国家发展和民族振兴奠定坚实的人才基础。也只有全面推进素质教育,才能让青少年成为身心健康、人格健全、品行端正、学识渊博的人,每个家庭的幸福生活才真正有盼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9 香港葡京赌侠彩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