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科创投何艳:对于好的教育公司来说所有的政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促进中心、清科集团主办的“第八届中国文化金融创新大会”上,清科创投执行董事何艳发表的《教育,大有可为》主题演讲。

  何艳表示,教育行业在整个投资领域里面是一个持续稳定的状态,从教育行业的状态来看,全国的教育经费是持续投入增加的。而去年接近半数的教育经费是在义务教育阶段,也就是调控力度、监管最严的K12教育阶段。她指出,K12也是资本最热的一个赛道,但也是最难从后发优势去把它做强的赛道。

  教育是一个受政策影响比较大的行业,何艳认为,所有政策的出台,都是去规范教育的创业,而不是为教育放上各种各样的紧箍咒。“对于好的教育公司来说,所有的政策都是利好的,帮助你清除不规范的竞争对手,让你的估值和增长能够更合理地去被评估和看见。”

  大家好!我是清科创投的教育方向负责人何艳,今天主要跟大家分享一下教育在今年上半年以来,包括去年发生的一些事情。我们从三个方面来聊一下,一个是资本的概况,一个是教育行业的概况,还有教育的市场机遇。

  先跟大家分享一下关于整个过往十年国内资本的变化情况,可以看到第一是市场有钱,从2019年上半年股权投资市场整个资本管理量超过了10万亿,可以想象一下,有一些小的新的赛道可能不到一个规模,钱还是有的。但是新募集的资金数量是下降的,有1190支,管理新设的GP只有九个,2015年新设GP 3387个,可以看到在2016、2017年整个资本市场募集情况有一个爆增的状态。现在属于新设和管理的收紧,上半年募集总额只有5729亿,同比下降了20%。

  我们可以看到2019年上半年股权市场的投资总量有3592起,同比下降了接近40%,而投资总额同比下降接近60%,也就是说投资人手里不管有没有钱,他对项目的判断是收紧的状态。其中人民币基金的投资额1600亿,3169起,外币基金投资1000亿,423起,新募集金额是800亿,投资金额是1600亿。

  教育行业的投资案例是101起,按照清科的口径统计,相对更收敛一点。投资金额在25亿人民币左右,教育行业在整个投资领域里面是一个持续稳定的状态。

  资本市场的退出情况跟大家分享一下。2019年上半年我们退出有813起,多数是IPO退出,科创板做了非常大的贡献。教育行业是颗粒无收,整个科创板里面所鼓励的更多是科技和其他行业的一些结合,而跟教育行业的结合还达不到科创板的上市要求。

  我们可以看到2019年第二季度上会的数量有大幅度的提升,92家企业上会,81家过会,过会率达到了88.04%,6月上会的49家企业中,有31家为科创板企业。六家教育公司,他们基本上在港股和美股。

  从教育行业的状态来看,全国的教育经费是持续投入增加的。这是属于国家国计民生的一个方向,而且会持续追加的投入。教育部发布的2018年的总投入是4万亿,比上年增长了8.37%。国家财政教育经费是四万亿,接近半数的教育经费是在义务教育阶段,也就是调控力度最严的K12教育阶段。2018年的全国幼儿园、普通小学、普通初中和高中,增幅最大的是普通高中,支出是最多的部分。

  上半年教育行业融资额有100多起,虽然我们感觉到市场上好像各类的报道和分享(都表明),素质教育是一个正在崛起和热点的部分,但是真正从数据上来看,还是以素质教育、教育信息化和K12这三个板块为主。

  受政策的限制,科创板没有斩获教育企业,但是有28家教育公司通过IPO方式登陆美股和港股市场,目前还有9家教育公司排队上市,其中港股拟上市公司有8家,美股拟上市公司1家。教育行业头部项目好未来目前市值接近200亿美元,第二名新东方以超过150亿美元市值紧随其后。除教育机构的战略布局外,互联网企业也有布局,腾讯投小企业比较多,百度的投资基本上在亿元以上。

  从2015年开始,国家允许教育机构盈利性的存在,2018年是一个教育政策颁发的高峰期,也是教育投资进入低谷的时间段。过往有很多教育创业团队是非常不专业的,他们都是奔着教育行业现金流好,教育行业入门门槛低。有一个老师在家带一个孩子,如果孩子是收费的,这就是一个教育培训。所有政策的出台,都是去规范教育的创业,而不是为教育放上各种各样的紧箍咒。对于好的教育公司来说,所有的政策都是利好的,帮助你清除不规范的竞争对手,让你的估值和增长能够更合理地去被评估和看见。

  其实核心的政策主要针对这六个方向,第一个是学前教育,重点政策是放在了幼儿园这一块。红黄蓝幼儿园上市之后,有一些家长对于培训机构严格要求,他们是没有办法去做妥协的,一旦出现了管理失误,对幼儿园是非常不好的。但是机构还是可以做一些真正的投入,在一些资源上,比如说高端运营,一些学生的评测等。这些都是在政策出台之后,国家去投入,但是没有办法做好、做强的部分,所以是鼓励民间资本进入的。我们还是看到有大量的资本和创始人在学前教育这些补充教育、补充资源方面在做工作。

  素质教育可以看到政策上是鼓励的态度,并没有严格要求家长三个月一交费,孩子必须八点半以后放学,也没有要求对教师资格证的管理,这跟K12有所区别。素质教育方面还是有非常多的可想象空间,今天的很多文创方向,如果把它做成一个教育培训的方式,去往下接着做,就是一个自然而然的教育投资。

  资本最热的一个赛道就是K12,是监管最严的,也是最难从后发优势去把它做强的赛道,好未来就是从这个赛道出来的。素质教育我们要做差异化的优势,虽然市场大,但是这个市场是由若干个小市场做起来的,你的竞争对手是来自于不同赛道,你怎么做出差异化的产品,让家长认可。学完之后,如何证明孩子的综合能力有提升,这个评判标准不好确定。学科只要证明孩子的成绩在其他地方没有这里提升的高,这就可以了。

  下沉市场想象空间很大,三四五线城市依然存在不规范的,(主要是)地方性、自主性的龙头小的机构在做,而大机构还没有真正的品牌进入到这些城市中去,所以下沉市场还是大有机会。而这些头部的企业,通过双师和加盟往下去切。

  国际教育这一块,属于监管趋严的状态。现在的逻辑形势下,人们的消费能力和学习能力在提升,大家重服务和运营,国际教育的服务细分领域点是不是不可取代的,是不是家长没有办法DIY,是不是在将来的市场中,要么做大客单价,要么做大市场份额,能够把这个市场撑起来的。

  在国际教育中,我们看到非常多非常好的服务,比如说素质教育的留学教育,还有留学后市场的服务。国家鼓励职业教育,毕业后的求职教育和再教育,都有一些利好的政策跟进。但是去年真正职业教育的投资,并没有想象得那么好,主要是因为一些职业教育上市公司,它多招一个人,招生成本可能是提升的,这是没有办法让市场能接受的。

  整体来说,我们的市场机遇主要来源于下面这五个的指标,人效、坪效、利润率、利润、LTV。利润是我要赚净利润,这个是权责利润,而不是自己做小生意的时候想的现金利润。而利润率是这些利润要用多少收入来产生的;LTV就是在用户生命周期里面,机构能创造多少钱,可能生命周期非常短,但是客单价非常高;还有布局长期生命周期,长期留存的用户就有机会给你带来更多的转化和传播。

  无论是哪一个指标,每个机构有自己的选择方向,教育机构不要只是单一指标做得好,投资人看的是整体指标。

Back to Top
风格切换
颜色选择